传统与现代的融合, 是秦怡的魅力所在

发布者:电影学院发布时间:2022-05-10浏览次数:13


万传法

转载《澎湃新闻》202259


上海戏剧学院教授、电影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万传法曾因参与秦怡艺术馆的筹建工作,多次采访秦怡。在他的印象里,秦怡儒雅温和,气质高贵。她喜欢谈论艺术,谈起参演过的作品和对艺术的理解,内心细致,滔滔不绝,有时话题偏离得远了,她就会稍稍显出一些不耐烦。“她是一个对艺术投入极高热情,报以极度认真态度的艺术家。这一点,从年轻到老,一直都没有改变。”

2011年,万传法教授与秦怡老师于秦怡工作室合照。

(图片由万传法教授提供)


活了100岁的秦怡,相当于中国电影的“活化石”,“所以有机会去采访她的时候,她和中国电影历史的这种渊源是我特别想去探寻的。她的从艺经历,以及在这个过程里面她所看到的中国电影的一些方方面面,我们谈得蛮多的。不可否认,她的经历和整个时代起伏,在中国电影这样一个大的历史背景下,其实有着紧密联系的。她自己经过很多苦难,包括她两段不太幸福的婚姻,包括事业上也有起落,这和中国电影的大背景都形成了一种共构的关系。”万传法说。那段采访时期,对秦怡来说,正处于晚年的一个低谷期,她的公司刚刚经历一些波折关掉,她也受了些打击。“但你和她谈电影的事,她都会非常耐心配合,尽力给你回忆各种事情。同时,你能看到她谈起过去创作眼睛还是会放光的,那份初心不改。”在研究秦怡经历时,最令万传法动容与震撼的是,秦怡作为一位女性的丰富与强大。“作为女性, 秦怡既有传统女性的牺牲与奉献精神,又有现代女性的独立、自主意识。”身为母亲,她为子女的健康成长费尽心力,以坚定的信念与细心照料,保护患有精神疾病的儿子度过煎熬又平安的一生。作为女性的独立与不懈追求,又让她在面对人生困境时坚忍不拔,并将自己丰富的人生体验,内化为她在表演艺术上对人物形象的准确拿捏和最终呈现,使她在电影表演中愈加风采照人。“她集传统与现代女性意识于一体,两面都太强了。”万传法感慨,秦怡是个外表柔弱、内心坚强的人,也是个“进退自如”的人,既能够“进”到彰显现代女性的独立自主意识,不断追求事业上的攀登 ;又能够“退”到肩负起“相夫教子”的家庭责任,做一个“贤妻良母”。相比而言,秦怡在事业上的成功更加耀眼和辉煌,她不是一个绝对意义上的家庭主妇型的贤妻良母,但她是一个真正伟大的母亲和女性。

2011年,万传法教授于秦怡工作室访问。

左一:万传法;左二:佟瑞敏。

(图片由万传法教授提供)


秦怡最终不仅是一个美丽的符号,也是一个影像的符号;不仅是一个道德的符号,也是一个伦理的符号;不仅是一个城市的符号,也是一个国家的符号;不仅是一个精神的符号,也是一个文化的符号。”这是多年前,万传法在一篇关于秦怡的论述文章结语中写下的话。“她的自我的主张和自我表达,有非常倔强而强有力的一面,她骨子里有非常顽强的自我追求,甚至是对完美自我追求的现代意识。同时,另一方面,她又是一个非常敢于牺牲的,敢于默默的奉献的一个传统女性。在她身上,现代和传统两个方面的这种融合是非常的令人印象深刻的,这点也是我觉得在秦怡身上非常超乎常人的魅力所在,也是她和其他的艺术家不太一样的地方。”此外,秦怡历尽沧桑后的心态,也令万传法教授印象深刻。“她对于所有合作过的艺术家、电影人,都是称赞有加的,没有说因为某些历史的原因,就对一些人有什么特别的看法,或者抱怨什么个人的意见。她始终是非常谦逊地欣赏和接纳每一段经历,哪怕是一些人,对她的伤害其实非常大,她都能以一种非常宽容的态度去回述,包括对金焰,到晚年回忆起来,仍然是一个非常的崇拜、尊敬的态度来讲述他们的合作。所以和她交谈的过程中,我常常会感慨,她自身是经过那么多苦难过来的,但是她给出回馈的时候,总是那样带着慈母般的爱的感觉。”



万传法 上海戏剧学院电影学院教授,博士生导师;福建师范大学“闽江学者”特聘讲座教授,民盟上戏副主委。




审核:韩永胜

文字:澎湃新闻

图片:万传法

转载自《澎湃新闻》



华山路校区:上海市华山路630号

邮编:200040

昌林路校区:上海市昌林路800号

邮编:201112

莲花路校区:上海市莲花路211号

邮编:201102

虹桥路校区:上海市虹桥路1674号

邮编:200336